北萝🌿

这是我第一次做这么大的决定
我长这么大也没干成功什么事
也没轰轰烈烈过几次
其实吧,谁不想当英雄
谁不想要一个充满色彩的人生
谁不想别人都羡慕自己,夸赞自己呢,
谁都想
但是当英雄太难了
把生活过好也太难了
要顾虑的也太多了
一会儿被这个左右,一会儿被那个干扰
自己也会时不时的打退堂鼓
身边总会响起这种声音
“别忙了,太难了,英雄不好当随大流就做狗熊吧,也没人嘲笑你”
“就这样吧,平平庸庸不是挺好吗,大多数人的人生也没有几个充满激情的”
。。。。。
可我想当英雄啊,我也有英雄梦啊
我也想像那些人一样有一个有意义的人生
我也想做成功一件大事啊
我也想现在高山之巅受人瞩目
听别人夸赞自己
就算别人不嘲笑我,可我自己看不起自己啊
毕竟
我也是有梦的
我也想成功啊💖

他看着躺在棺材里的那个人,一身洁白的道袍,高挺的鼻子,原本是眼睛的地方缠着厚厚的纱布,有隐隐的血迹,双手交叉的胸前,仿佛睡着了一样安详。
“你以前说我恶心,可是我又有什么错呢?错的不是我,若不是常萍的父亲,我也不会变成这样的,是他先负了我,他欠我的,我只不过是报复了他一下,他毁了我一生,我杀了全家也算便宜他了,我觉得我没错啊”
“道长啊,说实话我挺喜欢你的,你是不是觉得我在撒谎,其实我也不相信,可事实就是这样,我这一生,没几个人对我真正好过,你对我好,给我吃糖,给我疗伤,我喜欢你,可我又不想承认,当时是你抓了我上金麟台,你总以为你是对的,可你有没有站在我的角度想想?你总是一副高高在上不可欺的样子,我看着不喜欢,所以我要把你拉下来,让你杀人,变成和我一样的人,”
“唉,你说这算怎么回事儿呢,我就是这样的人啊,道长啊道长,你就一辈子都陪着我吧,你不是恨我讨厌我吗,我偏让你和我在一起,和我一起干坏事,咱两永远都不分开,你高洁无暇,我偏要你满手血腥,道长啊道长,我是真喜欢你啊,我的糖吃完了,你快起来给我买,你不是要夜猎吗,我给你背剑啊哈哈”
“晓星尘啊晓星尘,你就这么恶心我吗,我拼了多少次都拼不全你的魂魄,你就这么不想见到我?可这也由不得你了,魏无羡要来了,到时候他把你魂魄拼全了,你不想醒也得醒了哈哈哈,我要把你练成凶尸,咱两狼狈为奸,你就别想甩开我哈哈,到时候我让你干嘛你就干嘛,咱两永远在一块哈哈,”
。。。。。。
“晓星尘,我就要死了,可我舍不得啊,我还没等到你醒过来,我的糖吃完了你还没给我呢,晓星尘啊晓星尘,我是真喜欢你啊,你听我说,我薛洋这一生没多少快活的日子,跟你在一块我开心的不得了,我喜欢你,你觉得我恶心,我难过啊,我也有心啊,晓星尘啊晓星尘,我认错了,杀常萍一家是我的错,你快起来把我送到金麟台,晓星尘啊,我舍不得啊,舍不得啊,你还没和和气气叫过我名字呢,每次叫我都是凶巴巴的,可现在我多想听你叫叫我啊,晓星尘。你快醒过来,我就要见不到你了,我是真的喜欢你啊”

晓星尘,晓星尘,晓星尘,我想吃糖,想听你给我讲故事,想。。。。想和你在一起
可我等不到了
你就恨着我吧,永远记着我,永远别忘了我,
我薛洋不是什么好人,你恶心我也是应该
那盘点心,你给我了。
晓星尘,多好听的名字啊
多好的人啊
见不到了啊

当老大太难受了☹☹☹

乞伏炽磐觉得自己可能不行了,
他躺在华丽的大床上,被单和被子上都绣着华美的图案,就连寝衣上都绣着复杂的暗纹,他看着头顶的寝帐,不知怎么就想起了在南凉的日子,想起了那个领他朝思暮想的女人。
他还记得他们刚大婚的时候,那时他只是一个被灭了国的落魄皇子,可她却对他一心一意,就算他为了复国一次又一次的抛弃她,可她却仍然对自己不离不弃,她对他说过他是他的天,不论他做什么她都会支持她,有次他逗她玩儿,帮她上树摘果子掉了下来,装作腿被摔断的样子,哎呦哎呦叫个不停,她在旁边急得直掉眼泪,心疼的她不敢摸也不敢碰……唉,那个傻女人啊,乞伏炽磐轻笑
后来啊,他终于复了国,终于当了皇帝,终于可以给她好日子过了,终于能保护她,终于有能力可以当她的天了,可他野心也大了起来,他想当王,不仅是这西秦的王,他要当这天下的王,他把矛头指向了南凉,这个让他充满屈辱的地方,这个时时都在提醒他,他是怎么以一个丧门狗的模样过日子的地方。
灭了南凉后,她哭着打他,骂他,说他忘恩负义,狼心狗肺,他把她搂在怀里,任她打骂,他想,她是自己这黑暗的一生中唯一的温暖和光啊,他想她会想通的,以后她还是自己的皇后,自己唯一的爱,只要时间久了,自然就会好的。
当左夫人告诉他她联合自己哥哥要造反的,他开始是不信的,可是证据确凿,他不得不信,他暴怒,拿剑指着她,问她为什么,她也不害怕,直视着他说他灭了她的国,杀了她的父,他看着她平静异常的脸色,他想,以前连虫子都怕的人,怎么会变成这样了呢,他还记得在南凉公主府,他故意拿小虫子唬她,她吓的只往他怀里钻,他揽着她哈哈大笑,那些日子啊,回不来了啊。把皇后软禁起来,他下令,看着她一步一步走出宫门,离他越来越远。
第二天,有宫人急匆匆来说皇后自尽了,他一时大脑一片空白,等反应过来,扔下奏折就往她那里跑去,看到了在血泊了的她,脸色苍白的吓人,他抱起她,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,他楠楠的说道,你活过来,活过来活过来啊,啊啊啊啊啊,我错了我错了啊,你活过来活过来啊。
他呼吸起来越来越困难,快了吧,他竟然感觉有一丝的兴奋,他要见到她了,他这样想。把匣子里的衣服拿出来给我换上吧,他吩咐道,那件衣服是她做给他的,他还记得她献宝似的拿出来要他试,结果一个袖子长一个袖子短,她红着脸说脱下来吧我再改改,他却不依,说他就要穿着,要向别人炫耀她对他的爱,她的脸更红了,没正经,她小声说着,心里却甜滋滋的。
他想,穿着这件衣服去找她,她会不会念旧情就原谅自己了?她是个心软的人,只要自己好好哄哄,一切,就都会好的。
西秦建弘九年,乞伏炽磐病死,谥号文昭王,庙号太祖。其子乞伏暮末继位。

白衣少侠,年少轻狂,执一把剑,牵一匹马,识几个红颜知己,一身的傲骨,一身的正气。
何为江湖?答,有我之处便为江湖。
天下之大,何处可为家?答,天下之大,山河为屋,日月星辰为烛,天为被地为床,何处不可为家?
我执之剑,乃我之心,我饮之酒,乃我之魂。
我心不可移,我魂不可动,我身不可辱。
荒荒大漠,墨墨丛林,萋萋之原,我一人闯。所历之险,所受之伤,我一人抗。所恨之人,欺我之人,我一人杀。所受之苦,我一人尝。
唯有这一身傲骨,不可欺,不可压,不可变。
我,就是自己的主,自己的王
我,便是这江湖的侠

我怎么这么悲催啊

感冒了,鼻子不通气,嗓子也难受😣☹☹☹☹

伤心☹腿太短穿棉裤都长,阔腿裤太瘦☹每件事都不如意☹

小时候最盼望长大,觉得自己长大后就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,可以去离家很远的地方,觉得自己长大后就可以自己一个人坐公交车去玩,可以挣钱买好多好多东西,可是当自己长大了,多远的地方都能自己去,自己也独自坐过很多次公交车,也习惯了每一次离家去上学,也曾经挣钱去买自己喜欢的东西,可是就总觉得哪里不对劲,长大了对很多事的热情也没有了,以前小时候渴望的事现在觉得稀松平常,反而总是回忆起村南养鸡场旁边的那棵大柳树,还有第一次放风筝,按着语文课本上的步骤结果风筝线缠在了电线上,还记得小时候最喜欢看迪迦奥特曼,爷爷也给我买过杰克奥特曼和天眼,还有小时候在村里疯跑,衣服滚了一身土,和小伙伴们玩到傍晚听见家里叫自己吃饭,到了晚上躺在暖和的被子里想着:要是长大了多好哇💖💖💖💖💖

我想回家种地了,我不想当老师了,我也不想工作了☹☹☹☹